调整免疫系统治疗反复流产

一位台湾富商的妻子,日子过得样样称心,就有一事不如意:怀孕,流产,再怀孕,再流产。第一次并不在意,但是反复两三次后心里就发了毛。

  一位台湾富商的妻子,日子过得样样称心,就有一事不如意:怀孕,流产,再怀孕,再流产。第一次并不在意,但是反复两三次后心里就发了毛。

  家人赶紧送她去台北的大医院看医生,但是经多次治疗并不成功。后来她随夫到上海生活,流产仍然“如影随形”。朋友告诉她,上海二医大附属仁济医院妇产科有专治她这种毛病的高手。

  调整免疫系统治疗反复流产

  怀着半信半疑的心理,她去了仁济医院,找到我国著名妇产科专家、中华妇产科学会副主任委员林其德教授。林其德教授为她做了全面检查,发现造成她反复流产的原因很特殊:抗心磷脂抗体阳性加上血液高凝状态。经对症治疗,一年半之后,这位台商之妻便足月产下一个大胖儿子。夫妻俩为表达感激之情,送来一瓶酒,酒瓶上铭刻的一行字让林其德心头一热:“感谢林医生让我做人成功!”

  复发性自然流产究竟是怎么回事,它为什么会成为疑难病症呢?

  原来是免疫系统出错

  林其德教授告诉记者,复发性自然流产在育龄妇女中的发病率约为1%~3%,是严重威胁人类生殖健康的疑难病症之一。他说,复发性自然流产实际上就是一种难治性不育症,这样的患者做“试管婴儿”也一样会发生流产。那些被丈夫或亲友半开玩笑地称为“孵软壳蛋”的女性,她们内心的痛楚、惶惑和无奈难为人知。

  林其德教授说,复发性自然流产之所以难治,难就难在其中约有50%的病人经仔细病因筛查找不到明确病因。而近年国内外的研究发现,免疫因素在生殖过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流产可能是免疫排斥的一种形式。原因不明的习惯性流产主要与免疫因素有关,其中1/3可能与自身抗体特别是抗心磷脂抗体有关,即自身免疫型;另外约2/3可能与免疫耐受异常有关,即为同种免疫型。

  针对病因“各个击破”

  早在1990年,林其德教授就开始率领科研小组对复发性流产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现在认为自身免疫型复发性流产主要与抗心磷脂抗体(ACL)和狼疮抗凝因子(LAC)有关,ACL和LAC可通过损伤滋养叶细胞、血管内皮细胞和血小板,造成胚胎早期受损和、流产,也可以由于血管内血栓形成,造成胎死宫内而流产。

  同种免疫型复发性流产,又称为不明原因复发性流产,从现代的免疫学观点说来主要是母体对胎儿半同种异体抗原的免疫耐受失调,即妊娠生理性免疫抑制反应不足或免疫营养不足所致,使胎儿受到免疫排斥。

  通过分子水平的基础研究,他们首次发现了中国人复发性自然流产自身免疫型易感基因HLA-DQB1*0303等位基因;以及同种免疫型易感基因HLA-DQB1*0604,0605等位基因及DQA1*01-DQB1*0604,0605单元型。

  依据研究结果,林其德教授在治疗上“各个击破”,对自身免疫型复发性自然流产患者用小剂量肾上腺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和小剂量阿司匹林疗法;同种免疫型患者用小剂量淋巴细胞主动免疫疗法,成功率均在90%以上。

  15年来,林其德教授等已经积累治疗复发性自然流产1000多例经验,总成功率一直稳定在90%左右。据悉国外的成功率一般在60%-70%。

  细分病因赢得高成功率

  为什么林其德教授等治疗复发性自然流产能够取得这样高的成功率?

  他解释说:“因为我们的工作细过别人”。

  首先,他们将复发性自然流产的病因细分为10余种,提出新的复发性自然流产临床分类。它们有的与免疫有关,有的与免疫无关,有的属于特殊类型。

  其次,在主动免疫治疗中只以小剂量操作两次。所谓主动免疫治疗,就是抽取丈夫的血液20毫升,分离出其中的淋巴细胞,然后把小剂量(10~20×106/次)淋巴细胞通过皮下注射进妻子的体内,间隔三周后再注射第二次。而国外进行同类治疗则是大剂量注射四次。林其德教授介绍说,小剂量异体抗原刺激比大剂量抗原刺激更容易产生保护性抗体,而且减少操作次数能够降低血源性感染的可能,这两方面都有利于提高治疗复发性自然流产的成功率。

  由于所取得的上述临床和基础研究成果提高了我国复发性自然流产的防治水平,林其德教授等日前荣获2004年度中华医学科技奖二等奖。他们所建立的有关复发性自然流产诊治方法,多年来已经通过学术交流和举办卫生部委托的国家级继续教育学习班等形式,向全国进行了推广。

与《调整免疫系统治疗反复流产》相关的文章:

热门评论:

工具工具

怀孕专题

推荐文章

备孕宝典